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网络营销 > 这双手伤痕累累 却做出了“最美敬礼”

这双手伤痕累累 却做出了“最美敬礼”

2018-10-20 01:55

  原标题:这双手伤痕累累,却做出了“最美敬礼”

  排爆民警是警察职业中的特殊群体,他们时常与死神擦肩而过,工作却不被外界所知晓。每天的安定生活彰显着他们的工作成果,也是他们的最大渴求。在这个群体中,有一个优秀代表,他就是转业军人、山东省济南市公安局特警支队排爆中队负责人张保国。在19年的公安排爆工作中,张保国功勋卓著,销毁废旧雷管30余万枚,出色完成1200多次重大活动的防爆安检,带出了一只忠诚担当、业务精良的防爆队伍。张保国直面生死而毫不退缩,却因女儿的一句话而瞬间泪流满面。今天,带您一起了解这位做出“最美敬礼”、离死神最近的排爆英雄。

  每一次出警,都是与时间的赛跑;

  每一次排爆,都是与死神的博弈。

  有人形容排爆民警是和平时期离死神最近的人。

这双手伤痕累累 却做出了“最美敬礼”

  每次面对爆炸物,

  绝非是剪红线或蓝线的单选题,

  这仿佛在刀尖上舞蹈,

  每时每刻都是对他的极大考验。

  排爆工作进行时,

  穿着近40公斤重的防爆服,

  全神贯注,汗流浃背,

  周围安静得仿佛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那,是一颗怀着党和人民的赤胆忠心。

  “女儿,高三了,有什么打算吗?”

  “爸,我想当警察,你们排爆队有女警吗?”

  2018年5月29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安部授予张保国“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称号。在授奖仪式上,他举起因伤而无法伸直的右手,郑重地敬了一个礼。这个敬礼刷爆网络,被网友称为“最美敬礼”。

这双手伤痕累累 却做出了“最美敬礼”

  张保国的工作经历并不复杂。1988年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械工程学院弹药专业毕业后,在部队从事弹药修理、销毁的工作。1999年,作为紧缺人才,在部队待了15年的张保国转业到济南市公安局从事排爆防爆工作。2002年济南市公安系统机构改革实行民警双向选择,他又主动要求继续留在排爆防爆岗位,并担任了新成立的排爆中队中队长,前前后后和“爆炸物”打了34年的交道。

  “保国刚来那会儿都还没有专门的排爆队伍。2002年的时候,根据形势需要和治安管理实际,全国各地陆陆续续增设了排爆民警。济南市局也是那时候才有了自己的第一支专业排爆队。”济南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纪委书记潘江东从事治安业务工作30余年,也是济南首支排爆队的直接负责人,他感慨道,“当时排爆队包括张保国一共5个人,除了他,剩下4个人现在都没有从事相关工作了,也只有他坚持了下来。”

  张保国刚到岗没多久,就遇到了一起棘手的案子。1999年12月25日下午,济南市邮政局邮件分拣处的工作人员发现一个包裹的重量和表明的内装物品明显不符,怀疑里面有爆炸装置,迅速联系警方。

  当时排爆工作刚刚起步,还没有先进的防护器材,作为全市公安机关当时唯一一名专业排爆手,张保国沉着应战,戴了顶派出所借来的钢盔,找了床被子,小心翼翼将邮包裹住,慢慢向外走,最终把爆炸可疑物稳稳放到车上,运到郊外销毁。

  其实一顶钢盔和一床棉被几乎是没有任何防护作用,张保国却觉得作为一名共产党员,这是他的使命所然。“我是排爆队长,我就是第一排爆手。只要有排爆任务我先上。如果我不在了,你们谁党龄长谁上!”他曾在排爆现场对战友说的这番话,排爆队的所有队员人尽皆知。

这双手伤痕累累 却做出了“最美敬礼”

  张保国穿上防爆服,准备排爆

  在军营待的时间长了,张保国说自己有“一股子拧劲儿”,这股劲儿也反应到了日常起居。直到现在,所有的鞋子、水杯,他都必须要摆放整齐并朝向一个方向。“习惯了,改不了了。”他笑着说。“之前我的作息都很有规律,当了警察后,案子说来就来,作息没办法保证了。”

  虽然“绿装”换“蓝装”,张保国却觉得自己的工作本质并没有变, “不管是当军人还是做警察,不都是要做一支讲纪律的忠诚部队,做的不都是保卫国家、保护百姓的事儿嘛。”

  张保国的父亲年轻时当了5年兵,参与了共和国的核工业基地建设,将青春奉献给了祖国大西北。而这种奉献精神也流淌在张保国的血液中。“我从没觉得自己做的工作有多么伟大。公安工作哪个不危险,哪个不需要全心全意的付出?”张保国反问到。

  站在记者面前的张保国绝非刻板印象中的“山东大汉”形象,年过半百的他头发花白,儒雅随和,一边眯着眼笑一边和记者打招呼。如果不是他握手时手背手掌上那令人触目惊心的烧伤疤痕,很难相信他曾在上百个涉爆现场直面生死。

  2005年的一起突发事故差点成为张保国排爆生涯的句点。当年3月2日,依照惯例,张保国带着排爆队将废弃弹药运往人迹罕至的山中销毁。正当他在为媒体记者讲解销毁过程时,废弃弹药中的老旧发烟罐突然泄露起火。

  “快跑”,张保国用力推开身边的记者和同事,一个健步冲到火药堆旁踢飞发烟罐。但还没来得及撤离,火药堆瞬间蹿起十米高的大火将其包围……

  “在爆燃的时候哪怕他呼吸一下,都是致命的。”潘江东说,“因为瞬间产生的灼热空气,一呼吸就会灼伤呼吸道,起水泡,进而堵塞呼吸道造成窒息死亡。”

  张保国临危不乱,捡回了一条命。他的两边脸颊如今仍有两道深色印记,那是当时头盔的尼龙绳熔化后在他脸上留下的痕迹。

  友情提示,受伤图片可能引起不适

这双手伤痕累累 却做出了“最美敬礼”

这双手伤痕累累 却做出了“最美敬礼”

  这次事故,张保国全身有8%的面积烧伤,其中双手深二度烧伤,落下七级伤残。

  在漫长的康复过程中,为了恢复手的功能,张保国选择植皮手术,更是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和艰难。“刚植皮那会儿,新皮紧紧地绷在手上,手指无法打弯,我就得把双手浸到60度的蜡液中一层层的裹,重复十几次,再迅速把蜡剥离,趁着热劲儿,硬生生地把变形的手指掰直、弯曲。”回忆起当初的康复过程,张保国还是面露难色。

  就这样,以惊人的毅力,两个月后的张保国回到了工作岗位,在出院后的第3天又出现在爆炸可疑物的处置现场。

这双手伤痕累累 却做出了“最美敬礼”

  排爆现场的张保国